成龙与邓丽君分手的真正原因

19世纪80年代,成龙在香港电影名气越来越大,嘉禾公司想把他推到国际市场,于是来到了好莱坞。

成龙初到好莱坞

到美国先演了《杀手壕》,然而国外拍摄跟香港拍摄完全不同,他们要求严格按照脚本分镜来演,错一点都不行。

然而成龙在香港拍摄的时候总是会跟团队碰撞出创意火花,临时改台词剧本是家常便饭,动作方面也可以融入自己的理解,然而在美国完全行不通。

于是演出的角色看起来非常呆板,谁也不会想看无聊逗趣、在电影里走来走去的成龙,《杀手壕》算是失败了。

紧接着的一部《炮弹飞车》也是一样,成龙在里面扮演的配角,同样毫无趣味,这次征战好莱坞铩羽而归。

至于后来成龙重返好莱坞并大放异彩,奥斯卡颁发给成龙终身成就奖这些事先不提,在美国拍戏那段时间遇到了邓丽君才是成龙生命中的一次重要邂逅。

成龙刚到美国时,手机还不流行,只能在酒店等电话,每天就是白天学习英文,晚上看电视。

杀手壕剧照

见面

一次休息的时候成龙跟一帮香港来的朋友去迪士尼,听到前面一群人在嘻嘻哈哈地讲国语,抬头一看,居然是邓丽君。

当时他们不熟,两拨人互相打了招呼就走了。然而过了两天成龙去西木区看戏,又碰见了邓丽君,他从外面进去,邓丽君从里面出来,正好碰面。

在香港都没见过面的两个人,居然在异国他乡连续见到两次,于是很惊喜,两人聊了一会才知道住的地方离得也不远,最后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。

升温

之后两人经常一起吃饭、聊天,当时邓丽君的母亲也在美国,还给成龙煮汤喝。两个人还一起学旱冰,一起到海边散步、拍照,吃螃蟹、吃中国餐,那段时间是成龙在美国最开心的日子,男女之间动了情,真的很想天天黏在一起。

再后来成龙要拍电影,两人分开。成龙有时候会借拍电影布景的理由去找邓丽君,两人安静地对坐,吃饭、聊天,成龙也去看邓丽君演唱会,坐在包厢里看演出的时候,邓丽君也会向包厢望过来,她知道他在那里。这时候成龙心里想“她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年轻的两人

裂痕

成龙在《我是成龙》这本自传里说到:很多年后,我在想,我们分开也许是对的,一开始我们性格就很不同,又无法为对方妥协。换句话说,她太好了。

邓丽君总是彬彬有礼,讲话细声细语,喜欢安静,然而成龙却是个大老粗,性格张扬,喜欢热闹。换句话说邓丽君是小家碧玉,喜欢过自己幸福的小日子,然而成龙却是“大哥”型的人物,两个人都无法理解对方,也妥协不了。

有一次邓丽君演唱会结束去找成龙,此时成龙在跟同事们研究剧本,同事们都被邓丽君的美丽惊呆,然而成龙不知道哪根筋搭的不对,要在同事面前显示一下自己很拽,于是对她只说了一个字“坐”。这行为可以理解,无论哪个男的有这样靓丽的女朋友,肯定想显摆一下,只不过这方式有点不合适。

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,成龙没有跟坐在角落的邓丽君讲一句话,而是一直跟同事研究剧本,邓丽君也待不住了,起身告辞,成龙也神经大条的没有送一下。

喜欢拍照的两人

交叉线

不久成龙接到邓丽君电话,说看起来你不需要我,你跟你朋友在一起吧。这时候肯定是女朋友生气了呀,正确做法是放下一切去找女朋友,道歉+哄去挽回一下,但这些事对成龙来讲完全是陌生的,他甚至不知道在电话里如何回话。

第二天邓丽君又打了一个电话,说在酒店前台给成龙留了一盘磁带,里面是她唱的一首歌《把我的爱情还给我》。

那时候成龙剧组忙得不可开交,医院也躺满了武行的演员,每天想的是如何把工作完成,于是一直没有跟邓丽君联系过。

《十二生肖》剧照

永远的歉意

几个月后邓丽君演唱会,成龙的经纪人去看了,然后一起喝东西,邓丽君告诉经纪人“你知道吗?我恨死他了!”成龙才知道他伤了邓丽君的心。

后来两人再见面,是林建岳举办的颁奖典礼,林建岳提议成龙作为惊喜去给邓丽君颁奖,成龙以为都安排好了,也想借此机会表达歉意。谁知道颁奖的时候邓丽君压根不去接,成龙追上才把奖牌递给他,邓丽君接到奖牌也没握手也没说谢谢。

林建岳可能是出于好心,想挽回一下两人的感情,谁知道还是错估了性格和关系。

就这样这段感情彻底裂掉

几年后在香格里拉碰了面,两人互相看了一下,笑了,但没讲话。

再过几年到了1995年,成龙经纪人接到一个泰国打来的电话,说是邓小姐,要找他,助理说大哥不在,几天后才回来。

经纪人告诉成龙有这通电话,让回电,成龙说好的,然而一忙就把这事给忘了。

过了一阵子,成龙接到邓丽君去世的消息,整个人都呆掉了,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。

在这里不仅感慨一下,明星跟我们普通人一样,也会动情,也会爱得如胶似漆,也会吵架,也会错过。虽然两人最后没能在一起,但不可否认他们是真真切切投入过的,也享受过美好的时光。在这里也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一段难以忘记的时光。